这也是一种作文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23:21:56
作者:熠彤

入夜了,云朵披着墨色在头顶上浮动,十字街头隐去了嘈杂的人声。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。

静谧覆盖在斑马线上,在凹凸不平的沥青下,行道树的根须盘根错节地躺伏着,偶尔也会把弓起的脊背露出地面,显出一种孱弱的灰棕色。对于树木来说,白天与黑夜是没什么分别的,那些纠结在路旁的树根,支起整棵树的重量,任凭花叶在它的头顶鲜活地绽放,却日复一日地沉默着,固执到遗忘了自己的存在。但我知道那盘横的沉默在等待着什么。

湖面上正在泛起波光。坐在湖畔长椅上,总会有“哗哗”的水声传进耳朵里。那是否是湖泊哼唱的夜曲?不,湖泊天生有着沉静的习性。任凭水流如何地激荡回旋,最终也只是化为湖底淡淡的纹路;涟漪踮着脚尖在湖面上滑行,和着那河流“哗哗”的咏唱起舞。甩开水袖,轻跃旋转,自始至终都没有声息。沉默是湖泊与河流最大的不同。或许你会认为它缺少奔腾的激情,但我知道那一池的沉默包含着什么。

深夜时分,月光总会以一种特殊的角度透下来,淡得就像舞姬脸上的薄纱,柔媚间带着些微的寒意。月光也是沉默的。它曾在李白的酒杯中映下清晰的月影,也乐于为帝国大厦的尖顶镀上微霜。无论阴晴,无论圆缺。那一地的银灰从不曾褪去它的色彩。

在人生中,有时也需要放弃某种珍贵的东西。因为,放弃也是一种爱。

10月21日,浩浩,一个生活在文家乡的小孩,因为不慎点燃了汽油,全身70%达到二度、甚至三度烧伤,经医生诊断,存活的希望只有5%。而且,即使花去十万元的手术治疗后闯过了鬼门关,也会留下终生残疾。面对这种情况,通过深思熟虑,他的父母做出了艰难的选择——放弃治疗。

这是一则令人痛心的新闻。在浩浩痛不欲生、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中,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。在经过思考之后,我觉得好好的父母是理智的。在这个并不富裕的家中,十万元,可能是他们不敢想象的,但这个天文数字所换来的,却是只有5%的存活机会和终身的残疾。

我认为,与其一生在痛苦中度过,还不如早些放弃。大面积的烧伤可能已经让浩浩认识到了他和别人的不同。浩浩还小,还不知道这样的不同会给他带来什么。是同情、怜惜、温暖,还是厌恶、鄙夷、瞧不起?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。如果大家都很排斥他,那他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的另类,是废物,从而会使他产生轻生的念头。你认为,这十万元换来的,却是另一种方式的死亡,值吗?当然,万一大家都很可怜他呢?他也许会感到从外界来的关心,但是,过多地关心只能使他越来越自卑,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与众不同,那么,他生活会快乐吗?

有人说:“生命是不可以赎买的,谁也不能轻易放弃,但一个人活在世上,就得活得有价值,活得有意义”。是啊,有价值的生命才对起上天给你的恩赐。如果你总是在别人的帮助下惶惶度日,那还不如选择放弃。浩浩会长大,会成人。如果让他总是接受别人的帮助才赖以生存,毫无意义的活着,痛苦的延续着自己的生命,那他,会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吗?

是的,今后的医学也许能治好浩浩的病,但也只能是一种可能,一种渺茫的希望。就算可能,那这中途呢?让他在痛苦中等待奇迹,还是在平静中等待死亡?他该作出如何的选择?

曾经在《读者》上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:有一个叫丑丑的小男孩不幸得了眼癌。医生告诉他父母如果手术就有50%的机会。他的妈妈选择了手术。但手术过后,他仍然只活到了8岁,而且一半脸还永远是1岁时的模样。当丑丑死的时候,他妈妈才认为早就应该让他平静的死去。这样,反倒让他不会那么痛苦。人终有一死,只是时间不同。浩浩的死或许能使更多的人松口气。如果让他每时每刻都在疼痛中度过,还不如让他了结痛苦,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,苟且偷生,那样的爱太过沉重了!

浩浩的事件给我们大家都提了个醒:生命,是容易破碎的,就像一块玻璃。只有好好地保护它,才能使它永生。

云朵 作文 头顶


朗达
2020-11-25

我和书的故事作文500字

渊荣
2020-11-22

影响我的人作文

睿睿
2020-11-16

20年后回故乡的初中幻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