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妖(转载)

发布时间:2020-12-24 16:14:08
作者:新明

一 失箭 

春风吹过爱琴海的水面,卷起层层细浪。丘比特背着小小的银弓,抖动那双洁白的天鹅翅在如醉如痴的气息里快乐地打着跟斗。胖乎乎的脸蛋含着笑,小小手掌起劲地拍着,身影在浅色的天海交界处融化。如果整个世界不被视野的框框罩住,他会更加快乐。不成熟未必是件坏事:童贞和爱往往并肩存在。 

忽然他止住翻腾的身体,眼睛里流露出敬畏。面前是两个光华灿烂的神人,把天空也变成彩色。女神身形高大,端庄的额下一双浅灰色眸子透出静穆与威严。海风阵阵袭来,吹不动她金裙上系着的丝带。黑色长发被头巾紧紧裹住,似乎预示她一生都与浪漫无缘。男神年青的脸透着苍白,薄而无色的嘴唇有些许牵强的笑意。低垂褐发半盖那双狡黠的眼睛,右手则紧扣了盘着双蛇的黄金手杖。丘比特敢于开众神的玩笑,但面对威仪万方的神后赫拉却有畏惧的感觉。更何况她身边的商业神赫尔墨斯,是神中诡异佼佼者。变得乖乖的孩子站直身体,腆着鼓囊囊的胖肚皮,要把神后的话仔细谛听。 

内心忐忑的丘比特小腿上下打颤,怯怯的眼睛不敢离开神后半分。赫尔墨斯不待主母开口,已上前行使家庭教师的职权,巴掌雨点般落向那粉白的嫩臀。惊慌失措的孩子在商神的怀里挣扎,万万不曾料想这样一场飞来横祸。慌乱间倾斜的背囊里摔出一支红箭,穿破云丛坠向海洋。六神无主的小家伙无力顾及,只想着重新获得自由。面色沉郁的赫拉冷冷看着商神的执法,仍在考虑何时吐出两个字:“开恩。” 

无主的箭刺穿了在海波上酣睡的河神阿刻罗俄斯,激起他无尽的热望。遍体火红的他蒸干了身边环贴的海水,搂住海中女仙忒提拉。短暂的结合孕育出新的生命,渊深的海洋涌起一团白色水花。水团在阿波罗的注视下四散迸碎,光洁的幼体在河海汇入点现身。众神听到异响都从云端上探出了头,看天地间出了什么大问题。暴力和眼泪作为媒质的成品,终于在海面上睁开了眼。拥有美丽和才华双重天赋的她,如明珠滑出了巨蚌的喉咙。 

二 成长 

新生命的诞生让众神感到意外,恼羞的忒提拉拒绝原谅阿刻罗俄斯的粗暴。闯下大祸的丘比特趁赫尔墨斯的迟疑逃之夭夭。无可奈何的神后抱过哇哇哭叫的女婴,承担了教母的责任。天神们不允许私生儿留在圣域,赫拉命令赫尔墨斯将孩子送往下界。地中海上有一个小小海岛名叫塞壬,女婴就在那里生长。天真烂漫的她,不懂得何谓孤独,在她的生命里只有歌声与欢笑。 

地中海里的塞壬岛,七重海流把它匝匝密绕。铺满青草的山与原,成群海鸟在峭壁或海滩把巢安筑。女婴被命名为塞壬,她是这个岛屿的主宰。无虑的她不计较身边可有父母,可爱的虫鸟是她的友伴。她坐着的时候,蝴蝶儿在她面前舞蹈;她跑着的时候,燕鸥在她的耳边欢叫。 

温润的海风滋养着塞壬的肌肤,伴随着她的成长。纯金丝般的美发从头顶直垂到她的踝间,连美神维纳斯见了都要嫉妒。软软的中国缎子透着古铜的色彩,在阳光照射下向四周反射着淡淡的光——是她的皮肤。修长的身躯有着和谐的韵律,仿佛生来就属于乐音。起伏有度的曲线继承了母亲在微风里动人的体态,柔软的腰腹是父亲留下的礼物。少女还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美丽,仍在林间草地上嬉游。或许在俯身掬饮山泉时,看过自己的脸。但在她的心里,或许从不曾有过美的概念。 

上天在赋予她生命的同时,还赐予她无与伦比的歌喉。每天她站在海边突兀嶙峋的怪石上,唱起明丽而嘹亮的歌,归巢的鸟儿都会为之忘记自己的存在。易于暴怒的海皇波塞冬在这优美的歌声里,慢慢放下他的三叉戟,去做一个安静祥和的梦。赫拉在天上听到教女的歌声,也不禁偷偷放松紧绷着的脸,让赫尔墨斯拂竖琴弹奏一支夜曲,去和这下界游来的天籁。众神在甜美的歌声中,也能得到平静的抚慰。 

塞壬年复一年地唱着,从不觉得厌倦。或许她认为她的歌声就是命运给予她的最大财富。可以天天给保佑她的神献上这样一份祝礼,她想,这就够了。 

三 海难 

人作为神的子孙,同时也继承祖辈的创造力。一艘艘巨船下水,走出与海洋争地盘的第一步。纷纷扰扰的过往,打破了海底神主的宁静。恼怒的他伸出巴掌,将整船的生灵拖入海底。此时,塞壬的歌声响起,平息了他的怒气。于是他又沉沉地睡下,任小东西在他的背脊上穿行。 

七重海流无法拦阻人类猎奇的勇气。许多探险家在驶到第五重海流时听到塞壬的歌声。万分痴迷的他们企图划近岛屿,却被沉睡海皇的呼吸吞入漩涡。从此海上增添了新的传说。远航的人争相传唱,旋律凄婉: 

“一个悲惨的故事,来自远古的传说。神秘岛上的女妖塞壬,歌声虏获凡人的灵魂。凶残的她们人头鸟足,海滩上遍步吃剩的尸骨……” 

塞壬对这些一无所知。她继续唱着歌儿,在每个黄昏恢复海的宁静,且迷惑地看着海平线上的白点匆匆经过。“那是什么?”她偶尔发出轻声的提问,可转而又唱起了歌。因为在她沉思的时候,涨起的潮水濡湿了她的脚踝。 

月光下的海面,一片银光。暴风雨后的宁静,海皇再度梦乡。塞壬一手捧着长发,从海滩边缓缓走过。清冷的夜,海鸟都已还巢。眼前横着一团黑影,搁浅在岸边。近前察看,才发现那是一个和自己一样,有两只手两只脚的动物。 

“你是谁?”她问。可他无声无息。 

冷光射在陌生人脸上,让他白得难看。塞壬看到他高高隆起的肚子,惊讶无比。她试着用手往下按,便见一注清水从他嘴里喷出。反复按动,小山逐渐塌陷。最后,他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,睁开了晦暗的眼。 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塞壬怯怯地说,“可你是怎么来这儿的呢?” 

他盯着她看了半天,艰难地吐出两个字:“海难。” 

四 路易 

陌生人仔细看面前的女孩,心中讶异:深夜还光着身子走在海边,难道就不怕冷吗?塞壬也注视着陌生人:他是个留着火红色短发,下颚上毛茸茸的家伙,身上还挂着透湿的海藻片。 

“我叫路易,谢谢你救了我。小姐怎么称呼?”陌生人问。 

“我叫塞壬。”她回答道。 

路易笑了:“这不是传说中海妖的名字吗?” 

“海妖?”塞壬很惊讶。在此之前她闻所未闻。 

路易请她转过身去,脱下自己的衬衫拧干又穿上。塞壬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奇怪,简直可以说是不可思议。路易是个健谈的人,提起自己家乡的许多趣事,温和的邻里,老迈的双亲,勤劳的妻,还有可爱的儿女们。 

“这些是什么呀?”塞壬听不懂,只觉得好奇。除了海岛,她对什么都不了解。路易头次遇见这么懵懂的女孩,倒真吃了一惊。 

“这岛上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他问。 

“我一个人在这里长大。”她说。 

“那你的父母呢?” 

“父母?”她摇了摇头。“教母应该不等于父母吧?”她在心里问自己。 

“对不起。”路易见她一脸茫然,觉得自己过于冒昧。 

当阿波罗驾驶太阳车冲出海面,金光照亮岛屿和粼粼的大海时,路易才看清面前的塞壬是个漂亮人儿。 “她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呢?”他暗自捉摸,“也许是在小时候也遇到海难而流落到这里来的吧!可怜的姑娘。如果能离开这里,我得劝她一起走。” 

塞壬站在他的身边,觉得他身上有种怪好闻的味儿。“他可真有意思。”她想,“要是能整天和他在一起就好了。” 

五 叛逃 

正午的阳光火一样喷烤着一草一木。塞壬站在树荫下,好奇地看着路易的一举一动。他黝黑的皮肤闪闪发亮,一滴滴汗粒从他宽阔的背脊的每一个毛孔里跳出来。 

“呼——”路易把砍伐的木材用藤条缚好,长长吐了一口气。塞壬走上前,递上一瓢水。 

“谢谢。”路易干枯脱皮的嘴唇浸入清凉的水中,贪婪地感受每一分滋润。 

“如果不起暴风的话,或许我能够用木筏把你带出这儿。”路易微笑着说。 

“离开这儿?”塞壬以前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。外面的世界有多大,她一无所知。 

“是啊。”路易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,“你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孤岛上吧?” 

塞壬想着路易对她讲述的外面无限的风光,不禁产生了梦的憧憬。 

几天的努力,终于把材料运到了海边。她唱起歌儿,驱散掉路易满身的疲惫。“这个岛上最美妙的莫过于你的歌喉。”路易说,“带走你,岛也会寂寞的。” 

一个晴朗的早晨,木筏给送下了水。上面储备的食物和淡水足够两个人到达另一片大陆。路易轻轻抱起塞壬,把她放上木筏。他趁着落潮,把筏子往前推,顺势跳了上去。 

此时波塞冬睁开了昏蓝的双眼,看到这种叛逃行为,按捺不住愤怒。奔腾的黑水点染了天空,新的海潮压倒逝水,无限上升。木筏仿佛乘着风,被远远抛进岛的深处。 

傍晚,海浪渐渐宁息。惊魂未定的路易坐在树梢,浑身发抖。塞壬这时忽然明白到,她是维系这个岛屿的支柱。如果没有她,波塞冬早把这片领域化为自己的一份子。显然,路易如果坚持要带走她,他们永远只会在原地徘徊。如果她为海神唱上一支歌,或许能送路易平安回自己的家。 

六 回环 

路易终于走了。 

塞壬独自坐在礁石上,常常忘了歌唱。 

海皇很不高兴,用他粗壮的臂膊撞击着海礁,发出凶狠的怒喝。塞壬并不在意他的淫威,仍在回忆那短短几天的幸福时光。 

“路易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她想。记得在目送木筏在平静的海面上远去时,她第一次觉得眼眶里有股热流。不希望他走,不该让他走,应该让他消失在大海的深处。有时她这么想,但转而又后悔了:“他有离开的权利,我有留下的义务。破坏终究是破坏,破坏了就难以还原。最痛苦的存在也胜过灭亡,因为潘朵拉魔盒深处埋藏着希望。可我的希望在哪里呢?” 

她仍然提不起唱歌的兴趣,鸟儿们对此也无计可施。波塞冬累了,昏昏睡下。众天神听不到塞壬的歌声,一个个懊恼不安。赫拉看到教女的现状,感到十分震惊,唤来神使:“赫尔墨斯,去,让她开口唱歌。” 

疾风之神从天而降,落到塞壬的面前。她抬头看了赫尔墨斯一眼,又低下头陷入了沉思。“你不是还想着那个凡人吗?” 赫尔墨斯睁大似笑非笑的眼,“你一天不唱歌,就一天不能平息诸神之怒。他就算想来这儿看你,也无法渡过海神的关卡。” 

塞壬对他不理不睬,泪水却就此止住。赫尔墨斯不再多说,转身回返天空。 

第二天,海上重新响起塞壬的歌声。歌喉依然清脆,但少了许多快乐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她等待着,等待着。苟且地生活,是为了来访者的再次来访。不知不觉,度过了一个世纪。然而,路易没有再来。 

塞壬仍在等待。海妖的歌声中包含着魔力和诱惑,还带着一丝痛苦和期盼,招引附近的船只靠拢。 

波塞冬不是傻子。他在岛周围布下无数暗礁和漩涡,消灭一切可能的来访者。海妖的传说终于成了现实。 

一个又一个世纪度过,孤独的岛上没有来客。塞壬不懈的追求,等待着永远不会重来的机会。 

失箭 春风 海妖


伟华
2021-01-17

守信的水手

东辉
2021-01-14

停水风波作文

珹耀
2021-01-11

好书与我同行的作文

伟华
2021-01-08

希望在前方作文

昂康
2021-01-05

期末考试总结作文800:期末考试总结

乔豪
2021-01-02

月考作文600字:月考,分数不是最重要的作文

霖泓
2020-12-30

我的梦 - 想象作文

慨轮
2020-12-24

2004年高考甘肃省优秀作文:致和珅的一封信